fbpx

這樣,從亞伯拉罕到大衛共有十四代,從大衛到遷至巴比倫的時候也有十四代,從遷至巴比倫的時候到基督又有十四代。 (太1:17)

從亞伯拉罕到耶穌的降生,當中真的只相隔了3個14代嗎?如果我們把馬太的家譜和其他的作對比的話,我們會發現馬太是在省略了很多名字之後,才能夠把這個家譜組成3個14代的。

馬太是不是老糊塗弄錯了耶穌的家譜呢?如果不是弄錯的話,那表示馬太是故意的把這個家譜簡略成3個14代的。 14這個數字有什麼重要性呢?

今天許多聖經學者都贊同,這個數字和希伯來字母代碼(Gematria)有關。希伯來字母代碼是一種代碼系統,在這個代碼裡,每個字母都代表著一個數字。這些字母代表的數字加起來的總數值,就會被用來代表一個人或一件事物。

例如在英文字母裡的 a 到 g,可以各自代表1到7。那麼這個英文單字bag裡頭,就有三個相關的數字(b=2、a=1、g=7)。當這3個數字加起來之後(2+1+7),我們就可以說10這個總數代表了bag這件物品。

耶穌時代的人對gematria這種代碼都非常熟悉。

例如在古時候有一個叫作《西比拉神諭》的書卷。在裡面,作者就用gematria把耶穌的希臘文名字計算為888,作為代表耶穌的數字。

另一個例子是啟示錄中代表敵基督的666。許多學者猜測使徒約翰記載的這個666可能是暗指逼迫基督徒的羅馬皇帝尼祿。尼祿的希伯來文名字在gematria的數值正是666。

也許gematria最著名的例子,是希伯來文的「chai」,意思是「生命」。 chai對猶太人來說是一個吉祥字,所以相對的,chai的gematria數值18也是吉祥數字。因此猶太人在送禮的時候,禮物的價值經常是18的倍數。在紐約的猶太遺產博物館裡,其中一個展覽空間就有36個窗口。這個設計概念就來自gematria的「double chai」,也就是「雙倍的生命」。

我們這些現代人可能會很難接受這個看起來神秘古怪的代碼。但是Charles Quarles提醒我們,其實現代人,尤其是年輕人也同樣使用很多簡短的網絡用語來表達一些人事物。

例如我們用「lol」來表達一件事情很好笑,這個用語是laugh out loud的縮寫;「1314」這個數字是用諧音的方式表達一生一世;「XD」 和「 :P」 是以象形圖案的方式表示很開心。

請留意,我們不是在用靈意解經或者私意解經的方式來解釋聖經,我們也千不應該亂使用gematria來解釋聖經裡的數字。我們使用gematria的原因是因為它和當時的文化背景有關。

Mark Allan Powell指出,在新約的時候,希臘羅馬世界的老百姓經常會在笑話、謎語或者小遊戲中使用gematria。大多數人都會知道自己的名字或者一些重要人物的代碼是什麼。大衛王既然是舊約聖經中最重要的英雄人物之一,當時候的人很可能都知道他的gematria數值是14。我們從這裡看到,馬太家譜裡的3個14代,不是一個錯誤,而是一個設計。

馬太其實也根本沒有必要一字不漏的記載完整的家譜,因為如果有人想讀更完整的家譜,他們大可以去看舊約聖經或者當時候其他的公共記錄。

那麼馬太福音1章17節這個「3個14代」的設計是要帶出什麼信息呢?

  • 第一,續1章1節之後,再次強調耶穌是亞伯拉罕和大衛的後裔。
  • 第二,用14這個很容易記的數字來強調耶穌就是應驗了大衛之約的基督,那位被恩膏的君王。
  • 第三,提醒讀者神沒有忘記他的應許,耶穌基督就是整個救贖歷史和所有應許的最高峰。